放假前的一条咸鱼

第一次画老爷,轻拍
(那个老爷手上的不明物体是抓钩枪

一个突发的脑洞

最近白灰粮变多了真的好开心
大概就是白超统治世界后老爷终于忍受不了独裁的大超想要反抗,反抗失败后被超人囚禁起来,一复一日的调教与折磨让老爷的精神终于崩溃,大脑的保护机制使老爷一直沉浸在大超成为独裁者之前的美好梦境中与外世隔绝 ,但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白超想尽了各种办法想要蝙蝠醒来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死亡,在最后老爷的呼吸快要停止时绝望的吻了他,向灰蝠告白了,但灰蝠还是死了,
这时白超才想起灰蝠在崩溃前说的那句话
我可以献出我的一生,但却陪伴不了你的永恒
后续就是白超选择永远的沉睡,把自己和灰蝠一起冰冻起来,从此世上无人知其下落,世界也渐渐淡忘了他们

附赠老爷视角的一篇配诗

他的大脑不会对外界做出任何反应
他沉睡在梦中,也许永远不会醒来
他的精神崩溃了,他被困在自己的大脑里
躯壳早已死亡,但只要灵魂仍存
梦境就永远不会停止
他觉得快乐
只是一种情绪
沉沦,逃避是另一种救赎
他留在了稻香与微笑里
那里有着温柔的父亲与母亲
那里有着蓝眼睛的爱人
那里有着他最为美好的愿望
愉悦,从未停止
残酷的疼痛未能将他唤醒
早己疲惫不堪的心脏不再运动
放个假吧,休息一下
所有人在他耳边这么说
睡一觉吧,作个好梦
他笑了
晚安,Clark

破碎童话

诡异的音符充诉着大脑,华丽的转音宣告着宴会的开始,疯狂的节奏伴随着无法抑制的泪水,这是一场地狱的盛宴,四处飘洒的欲望吞噬着无辜的灵魂,往下,再往下,欢乐的血腥画面沾湿了死神的衣角,肆意的滴落,鲜血与白骨组成了通往死亡的阶梯,天使的羽翼被撕毁,血液成就了噩梦的升华,痛苦的锁孔被悲哀转动,打开的是无边的妄想,旋律加快,陈旧的邀请函被空洞收下,黑白钢琴奏出欢快的旋律,带来痛苦与快乐的交织,更多,更多,撕裂了孤独的躯体,奏响的华丽乐章。无力的双手垂下,却渐渐放大的瞳孔,再一次,就能去往天堂,罪孽死死的拉住它的肉体,那被束缚的,却迷失了,一样的,一样的,恶魔的呢喃在耳边环绕,一声,一声,无力的心脏却又跳动,白色的现实再一次打碎了它的希望,冰冷机械的环绕,干涸的双眼诞下了泪水,伤痕却依旧隐隐作痛,亡灵的吟唱依然清晰,在黑色的帷幕落下之前,宴会依然没有结束,黑猫的脚步窜过窗台,留下来的是生命的哀鸣,沉重缓慢的大提琴奏响,哀悼着凋零的血色玫瑰,是谁在暗处讲述那破碎的童话,用那喑哑的声音落下诅咒,那哀嚎的人是谁呢?刀剑滑落切开甜蜜的毒苹果,海上的女巫化作一摊泡沫,皇后穿上铁舞鞋上罪恶的火,被纺织机扎破的手指上鲜血的滴落,睡美人沉浸在睡梦中将永远得不到解脱,爱丽丝被摧毁的“天堂”将在火焰中重生,洗不掉的鲜血摧毁着即将崩溃的灵魂,鼻腔里充满了从身体内散发出的腐臭,狰狞扭曲的脸庞混杂着绝望至极的狂笑,白色被血色染红,红蓝色的光芒与刺耳的嗡鸣伴随着心脏的剧痛,朦胧的天堂清晰了,灵魂的枷锁被死亡所打破,只有回荡的掌声证明盛宴的存在

建议bgm--破碎童话
日常抽风Orz

都说写手本文越写越熟练,但我发现我真是一日不如一日,整天不务正业,想开坑不想填坑,闲来无事翻了翻以前写的文章,都是一堆草稿,突然发现以前的自己怎么这么有才呢,还有一篇翻译的文章没有翻完(才不承认其实是自己懒癌犯了呢)
可能2018年就会填了吧(别打我)
啊,感觉自己宛若一条咸鱼(目死

【SBS】毁灭与重生

一个短小的脑洞,不确定会不会写下去,渣文笔和ooc,如果能接受再看下去





红色,这些鲜红的液体在他身边蔓延,浸染在他身体周围的血液慢慢的扩散开来,它用鲜艳的色彩把温度渐渐的从这具身体上带走,他绝望的想要挽回,但是已经太晚了…太晚了

他已经死了

kal麻木的对自己说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也许是Bruce对他最后的期望

“不要放弃kal”

不要放弃什么?我还拥有着什么?

你真残忍,Bruce

神灵降下天罚,灭世之日降临

红色的光从他的眼里爆发开来,他像个神一样漠然的看着这颗被红色渲染的蔚蓝色星球,假装听不到Bruce对他的指责,假装听不到万千生灵的惨叫与哀嚎
人类一直都是一种脆弱的生灵,他们会受伤、会变老、会死去,既然死亡是他们注定的命运你一个外星人有什么资格去决定人类的生死!

你怎么能如此残忍

超人扯了扯嘴角。
我们都错了,布鲁斯
他不明白英雄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一次次的受伤,失去,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什么都没改变,没有机会,没有可能,没有希望,英雄?我甚至都救不了他

他想大哭,他想嘶吼,他想杀了那个害死Bruce的人,这是否早已经被注定,他质问着自己,如果这是场噩梦的话,那么怎样,怎样才能醒来,连睁开双眼的权利都被剥夺,他感到厌烦,他开始憎恶着人类的一切,那软弱的、无力的情感,于是克拉克也随布鲁斯死在了那个晚上

我厌倦了,布鲁斯

放弃吧,这样你就能再见到他
恶魔在他的耳边呢喃,吐露着诱惑的话语

布鲁斯…

那神灵的无动于衷终于崩塌
泪水终于夺眶而下,那透明的液体似乎带走了他所有的力量,他任凭这些温热的水珠在脸上肆意滑落

你怎么敢离开我…

你怎么能让我承受着一切…

把我独自留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
从来都没有这么寂静过
他不需要呼吸,他怕一呼吸就会成为无数无力呼喊的尘埃之一,他不呼吸,他也不呼吸,所以没人在呼吸

恍惚间,有一双手温柔的放在了他的脸上

他是如此的害怕,害怕清醒后轻抚着他脸颊的那双手就会消失不见,像是一场美好而又残忍的幻梦

他们的心跳渐渐重合

“闭上眼睛,闭上眼睛,Clark”

kal不愿睁开,他想一直沉沦下去

Bruce温柔的声音环绕在他的耳畔

“你太累了,Clark,你需要休息”

是的,他太累了,他朝着仅存的温度靠了过去

哪怕明天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在你醒来之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啊,他迷迷糊糊的想着,铺天盖地的睡意使他几乎睁不开沉重的眼皮,对不起,他想

晚安,Bruce

在宇宙的深处,一个残破不堪的星球悄然坍塌
END
  
大概就是老爷被杀死了,大超用热视线把地球点了,为老爷送葬,然后宇宙重启
有小伙伴说小闪死了大超变领主,路易斯死了大超变不义,老爷死了宇宙重启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_(:з」∠)_

[SBS]田螺王子(童话故事AU)短篇中

“田螺的壳有黑色的吗?真是罕见,你一定不是一只普通的田螺”
【是啊,算你有眼力价】
布鲁斯对此深感不屑
“既然你浑身都是黑色,就叫你Bat吧”
【…我是只田螺】
“黑色…真像我的一个朋友呢”克拉克的脸上浮现出了哀伤的神色
“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
【他现在过的很好,用不着你担心】
“B,愿意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吗?”
【…】
“他是我的朋友,我小时候的玩伴,也是我最为亲密的搭档,那时,我们亲密无间,我们敢于面对各种困难,我们相互扶持,别人都说我们是世界最佳拍档。”
克拉克停顿了一下
“他的脾气很怪,别的人都不敢接近他”
“但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太怕伤害到别人”
“他喜欢穿黑色,那是他最爱的颜色,我以前从不觉得黑色有什么好看,但是他穿黑色就很好”
“我想蓝色也一定很适合他”
“他很严肃,他从来不笑”
“他不喜欢别人帮助他,他总是那么的孤独,我很心疼他”
“他很漂亮…我知道'漂亮'是不太恰当,可是我几乎想不出来别的形容词”
“他的眼睛很蓝,就像大海一般波涛暗涌 ,他有着花瓣般鲜嫩欲滴的嘴唇,拉奥啊…我没办法在和他对视时控制住自己不要去吻他”
“他大概永远不知道我的心意吧”
“我很爱他”
“但他终究要离开的。”
“临走时,我给了他一个拥抱,但他不知道,我多么想要对他表白,可是我不敢,我会吓到他,他会远离我,所以我让他走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再见他一面,我真的很想他”
【傻子…】
布鲁斯从未想过克拉克跟他抱有一样的想法,克拉克的纯洁让布鲁斯不忍破坏,他怕他的感情会吓到克拉克,哪知在年少时他们就彼此两情相悦过,懦弱让他们相互错过,但布鲁斯不会让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次
“天不早了,我要去睡觉了”
克拉克把布鲁斯放回鱼缸里
“晚安,B”
克拉克瞪着天花板,终于抵挡不住睡意的侵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夜里,布鲁斯变回了人形,坐在克拉克的床边看着他。
他用手指轻抚着克拉克的脸颊,克拉克无意识的向布鲁斯靠了靠,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发出了几声梦呓般的轻语
布鲁斯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吻
“好梦,克拉克”

【】内为老爷的心里活动
我在想…是不是要改一下篇幅长度呢(或者分级,毕竟还有老爷的报恩)

【SBS】田螺王子(童话故事AU)短篇上
布鲁斯是只田螺,一只巨大的,带有黑色华丽花纹的田螺。
是一个 蓝眼睛的鱼夫把他捞上来的。

什么?你想问他为什么还没被端上餐桌?

像他这样的田螺可是绝无仅有的,怎么可能让别的生物吃掉。
毕竟他的一身黑色的花纹就吓跑了不少猎食者。
这片海域名叫哥谭海,他一直在守护这片海,自从他打败了嗜血狡诈无恶不作的小丑鱼后,他就在这片海域出了名,海里的生物都叫他——黑暗骑士
可如今,他就被这么一个人类捉到了,在他巡视自己的领地之时。
然后就被困在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的玻璃缸里。
不过布鲁斯有一个最大的特点,
就是它能变成人。
那时他接触了人类社会,发现他向往的岸上有许多邪恶的东西存在。布鲁斯决定,以另一种方式守护着他的家园,毅然投入黑暗。
布鲁斯面无表情的想,啧,愚蠢的人类。
(老爷你也是人啊)
然后他仔细的观察着这个新环境,一间内部装饰朴素的小房子。
布鲁斯小时候发现了自己能变成人,也感到很新奇,会偷跑着上岸上玩。
他在那时误闯了别人的房子,他假装自己失忆啦,好心的夫妇决定让他留宿了了一段时间。
他还记得那个爱陪他玩的小男孩儿,他的名字叫克拉克肯特。
时隔二十多年,布鲁斯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小男孩儿那双蓝眼睛,如大海般蔚蓝。
他还记得那个小木屋。
那是他童年时的美好回忆。
布鲁斯没有选择返回大海,而是想看看克拉克变成了什么样
布鲁斯变回了本体,想要回到鱼缸,却发现——没有水他动不了了
他一边反省自己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一边祈祷希望有人发现他。
然后,他看见捉住他的那个蓝眼睛渔夫走了进来,脸上还挂着傻笑
真蠢,布鲁斯想
克拉克似乎也发现了贝壳,把他拿了起来放在手里把玩
TBC
哪位好心人能告诉我怎么只发文章不发图片?每次发文章都需要找图片,太麻烦了。

最近要翻译一篇苏美文章,但是联系不到作者大大,纠结ing,到底要不要翻啊


私心打个tag

如何面对无法承受的感情
我的幻觉,我的脸庞
告诉我,你怎么就不死呢
怎样活下去
如何触摸?
如何入睡?
集中精力
如何抛弃?
如何痊愈?
无法思考
你为何出现在我身边
我早已遗忘
头疼欲裂
为什么那么温柔
你的眼睛,嘴唇干裂
一遍遍的轻抚
重拾记忆
只有时间的碎片
只有眼泪的温热
你告诉我,只有你能陪我到永远
你的拥抱
你的气息
我的声音
逃避,你的纠缠不休
存于我的脑海
疼痛,你的身影模糊
为什么你要安慰我
再来一次
用你的手助我安眠
杀了我

我觉得我都快精神分裂了,想找个心理医生,父母说我有自残倾向,请了一天假,我都不知道我的压力来源于哪,写出来就当是发泄吧

蝙蝠侠!
你愿意埋葬疯子吗?
还是说,你更想看着他们腐烂
骑士啊!
你愿意丢掉盔甲吗?
还是说,你更想步步走向毁灭
守望者!
你愿意失去信仰吗?
还是说,你更想慢慢堕入深渊
沉默者!
你愿意托付真心吗?
还是说,你惟愿那些希望死亡
受害者!
你愿意忘却一切吗?
还是说,你更想独自一人舔伤
牺牲品!
你愿意付出所有吗?
还是说,你早知这亦是无望

并不押韵,有感而发,毕竟是老爷的粉,看完漫画以后真是心疼老爷,不说了,我要三刷不义联盟去了
配图不是不义,是另一部,然并记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