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一条咸鱼

1983年战场12月晴朗
夜的第七章
枪炮声不断血染了遗书的那下一行
伤口缠绕的布,指引了解脱的路
沉默对我哭诉
罪恶无知旁绽开的芳香
指挥官的肩上
代表荣耀的肩章,微亮
寂静夜里的枪响,深夜的拜访
邪恶在欲望神明的祝福下,血色的滋长
闹剧的开场,染血的手枪,散落的狂想
谁不在场
在肖想中,晶莹的泪光
抉择中他拿起手中的枪
许下必死的愿望
那绝望坚定的嘴角在微微上扬
(如果死亡是华丽残酷的落场,它的遗忘我会亲自献上
    晨曦的光刺痛了谁湿润的眼眶,鲜血滑落染上安详)
史诗称颂的方向,尸体遍地的土壤
突兀的无望想象,刻意掩饰的目光
每个人都站在彼此不同的立场说谎
动机只有一种名字叫做欲望
越过人性的沼泽,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
我们可以遗忘原谅,但必须知道真相
发着热的枪膛,那最后的号角声终于吹响
我听见脚步声,预料的尖锐残忍
他推开门,无言又决定了谁的命运
打字机停在最后的诀别,我转身
枪声响血液安静的沸腾
在胸口绽放艳丽的死亡
我感受到这最后一次的绝望
微笑回想正义只是安静的伸张
黑夜在吞噬
(如果死亡是华丽残酷的落场,它的遗忘我会亲手献上
    鲜血滑落染上安详)
如果死亡是华丽残酷的落场
它的遗忘我会亲手献上
晨曦的光刺痛了谁湿润的眼眶
鲜血滑落染上安详

自己改编的,亲测可以唱,只不过有点奇怪2333

评论

热度(1)